首页 资讯 注册送58体验金网址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全国

趋势

旗下栏目: 动态 建材 趋势 市场

注册送38体验金

来源:滨州新闻网 作者:老曹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2-13
摘要:陈权假冒、履行监察室主任职责且满嘴跑火车! 南昌市纪委监察委派驻南昌铁路运输法院纪检组监察室: 一、某日,我持书面举报信和书证向南昌铁路运输法院303房的院长当面举报立案庭汤明华庭长向我送达加盖假印章(国徽图案公章中没有大红丝结)的行政裁定书
  陈权假冒履行监察室主任职责满嘴火车
  南昌市纪委监察委派驻南昌铁路运输法院纪检组监察室:
  一、某日,我持书面举报信和书证向南昌铁路运输法院303房的院长当面举报立案庭汤明华庭长向我送达加盖假印章(国徽图案公章中没有大红丝结)的行政裁定书,院长指令隔壁的办公室主任黄伟给我出具了一张收条,黄伟次日带领我与立案庭汤明华庭长当面对质后,说本院没有纪检组、监察室,相关工作由中院统一办理,他带领我找到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陈权办公室,把相关材料扔在陈权桌上,赶紧就开溜了,我与陈权面谈了二个多小时,期间,我说:“我听黄伟称您为陈庭长,您是兼任监察室主任吗?您的具体职务是什么?”陈权半开玩笑地说:“是啊,也不给我开两份工资!”陈权至少二次当面对我说:两级铁路法院都没有纪检组、监察室,没有编制,没有专职人员,但其工作有人代做。2018年12月19日8时21分,我以原18879166394的手机号码给陈权的手机回了这样一条短信:“下午开庭,您又不承诺给我书面答复,您监察室主任的形象已经塌了一半,改日我直接去省高院告你不履职,见面的事改日再说,已经无意义了。”8时27、28分,陈权给我回了这样两条短信诳我:“老黄同志,对你所反映的关于南昌铁路运输法院伪造法律文书和公章一事,经我室调查,你所反映的情况不属实。”“老黄,如果你有空,还是过来,我当面把情况和你讲清楚”

  二、2019年2月2日10时30分左右至14时24分左右,我与自称南昌市监察委派驻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监察室主任陈权在一楼法官接谈室面谈了将近4个小时。天花板东北角有一个摄像头,它应该记录了全过程。我向他提交全套71份书证,但他只挑选了其中大部分的书证带走,剩余的书证他认为不需要。
  接访过程中,陈权主任当我的面使用自己的手机给好几个人打电话,询问印章有大小的事情查得怎么样?对方说:法院的实物印章是很早制作的,它比电子印章确实要大一点。
  我说:“现在的问题是电子印章也分成了两组,一组大,一组小,而且是局部地大出一个月牙,不是大出一个规范的圆圈。”陈主任听完当即哑口无言。
  三、2019年2月12日2时10分,我上网进入南昌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审判综合服务平台,点击“法院信息”,再点击法官名录,惊奇地发现:陈权居然是政治部秘书、审判员、一级法官,肖康才是真正的监察室主任、审判员、三级高级法官。这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四、我与陈权争论的几个焦点问题
  1、陈权认为,裁判文书不需要院长的签名。我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签名法》,合议庭组成人员如果采用电子签名,裁判文书不需要加盖法院印章,自然不需要院长的签名。合议庭组成人员如果采用非电子签名,需要在裁判文书上加盖法院印章,自然需要院长的签名,因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和专门人民法院印章管理的规定》第六条第(四)项: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和专门人民法院,必须建立健全印章管理制度,加强用印管理,严格审批手续。未经领导批准,不得擅自使用本单位印章。使用院印,须经主管院长批准;使用庭、室印章,须经庭、室领导批准。不得在空白文书上盖印。使用套印印章,应当由保管印章的人负责监印。无特殊原因和未经批准,不得将印章带至本院以外使用。
  2、我和陈主任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合议庭工作的若干规定》(法释〔2002〕25号)第十五条的“对制作的裁判文书,合议庭成员应当共同审核,确认无误后签名。”这句话的理解有天壤之别。
  陈主任认为:裁判文书的內稿(指案卷副卷中保留的裁定书或判决书)应该严格遵守以上规定,裁判文书的外稿则不需要遵守以上规定,合议庭成员可以都不审核,可以都不签名。
  我说:“请全国人民来看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陈主任说:“你代表不了全国人民,我也是人民的一员。”
  我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裁判文书的內稿和外稿的格式、内容必须百分之百地一致,即所谓的一式多份,內稿和外稿可以分别对待、分别处置乃至可以有所差异,这在法理上是不通的。”
  (內稿诉讼当事人无权看到,內稿上有无合议庭成员的签名,诉讼当事人无从考证,别人的话自然是不足以信服的,白白添堵的。假如內稿上没有,你诳我有,这不逗我玩吗?!凭什么我不能质疑你的话,你又不是圣人,圣人也食人间烟火,圣人的话就一定真实、靠谱吗?!)
  3、我和陈主任对法条中文书制作的理解有天壤之别,陈主任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比喻,我说:“就事论事,别打比喻,每个事情之间都是有差异的。”陈主任可能写过草稿,或者是在替人背书,他冲破一切助力,非要说这么一个比喻:比如炒菜的过程,龚翼只是端了一下盘子。我反驳说:“她不只是端了盘子,她炒菜了,她没有权力炒菜的。”陈主任终于有了被挫败的、沮丧的表情,发愣,半天说不出话来。
  (备注:龚翼是法官助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合议庭工作的若干规定》(法释〔2002〕25号)第15、11、6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第19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第6条,作为非合议庭组成人员的法官助理龚翼不得参与合议庭的评议工作,不得染指评议笔录的制作。制作裁判文书是整个审判工作中最重要的事情,挪动一个标点符号,裁判文书就可能产生歧义甚至意思相反,所以,以上法律明文规定:非合议庭组成人员不得染指针对裁判文书草稿的打印、审核、签名,合议庭组成人员全部签名完毕才能印发。但是,法官助理龚翼以署名代替签名的方法私自制作裁定书并印发,且裁定书上的印章是假印章!
  4、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合议庭工作的若干规定》(法释〔2002〕25号)第六条第(六)、(七)项,审判长叶青必须履行以下职责:“制作裁判文书,审核合议庭其他成员制作的裁判文书;”“依照规定权限签发法律文书;”但是,审判长叶青完全不作为,把自己的职责拱手让人,对非合议庭组成人员的龚翼制作的一系列法律文书(含三份裁定书)、有人假冒非合议庭组成人员张玉茹(书记员)的名义制作的几份法律文书没有履行签发职责,相反,采取放任的态度和方法,坐视事态失控而不采取果断措施。
  陈权对我指责叶青“装憨达蝉”意见很大,声调也猛然拔高了许多,说我人身攻击,我说:“‘装憨达蝉’是褒义词,说明他的智商很高,很聪明,韬光养晦,善于耍滑头,善于隐身。”陈主任见我说出这层意思和道理,声调马上降了下去。
  5、《人民陪审员法》第23条:人民陪审员同合议庭其他组成人员意见分歧的,应当将其意见写入笔录。合议庭组成人员意见有重大分歧的,人民陪审员或者法官可以要求合议庭将案件提请院长决定是否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
  陈权认为能够形成多数意见就不存在“重大分歧”。而我认为这种认识大错特错,“重大分歧”指个别或少数合议庭组成人员与多数意见完全对立或差距很大。
  6、陈权认为授权委托书中写“一般代理”即可。我认为授权委托书中必须逐一明确写明代理权限、代理事项,“一般代理”的表述很笼统、很模糊,一定会引起误会和争议,因为人们把接收、送达诉讼材料视为一般代理,“一般代理”者无权代理开庭、无权代理辩护、无权代理调解。
  五、不尽事宜,详见已经公开发表的《一个狂生破碎的法治梦》。
  黄剑平、13207098682、[email protected]、2019年2月13日。
责任编辑:老曹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注册送58体验金网址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全国

Copyright © 2012-2016 沾化新闻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24898号-1  在线客服:

电脑版 | 移动版邮箱:[email protected]